系统性福利制度和金融监管是以信用为核心的现代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

很多时候个体的财务理性可能导致整体经济的降速,比如个体担心未来收入会下降或工作不稳定,开始减少非必要消费以及不再贷款买房或者用于消费了,甚至把结余的钱和储蓄用来提前归还贷款了。减少非必要消费会导致服务业经营困难,服务业就业规模出现收缩;而不再贷款甚至提前归还贷款会导致信用收缩。但客观上作为个体而言确实降低了财务风险,优化了现金流结构,但如果这样操作成为风潮的话整体经济降速甚至滑坡则不可避免。

在欧美,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大规模扩散,那边的政府更多的致力于消除个体对于未来收入的消极的预期,比如提供广泛的福利政策保底,比如提供各种就业培训和为雇主提供补贴来刺激其增加雇佣,比如在突发情况下短期内对全民提供应急用的现金补助,总之一点,就是从总体上维持个体现金流的安全,进行社会保障解决后顾之忧,增加乐观的预期,让你可以敢于消费,能安心消费,用消费让经济转起来,而非停滞。

虽然我也是一个财务保守主义者,倡导量入为出的生活方式,但是就整体而言,如果类似我这样的人是社会主流的话,确实经济增长会出现一定的阻碍。同时我也希望我能放心消费,用自己的消费来带动经济增长和就业稳定,但前提条件是我必须没有后顾之忧,我想很多朋友应该也是这么想的,都想用钱,但又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无法让经济产生活力的。

ñ588
72
46

更多美国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